秦岭大片别墅违建,中央重拳整治!但一栋房子5天都没拆完……



图片来源:摄图网

位于秦岭南麓的柞水县,早在2013年就被曝出违规建设高尔夫球场的事,而随着媒体报道的深入,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的问题也被再度提起,近日,在中央的重拳打击下,秦岭北麓的违建别墅也开始了拆除工作。

“我现在头都是胀的,几天到现在还没休息呢。”

接通电话后,西安城管秦岭分局一位工作人员没说几句,就匆忙挂了电话。

人人自危。就像西安院子那栋违建一样,破碎锤一顿轰鸣后,支撑起违建别墅的钢筋,正在慢慢显现。

涉事的企业和主管部门明显感到了风雨欲来,7月10号就叫停了秦岭区域所有在建工程,往日豪车出入的景观不再,连物业都变得异常谨慎。

20天后,陕西召开了一场超高规格的整治秦岭违建别墅的动员会。所有人都知道这次真的不同了,中纪委副书记到地方挂帅整治违建,说破大天也是头一遭。

于是,7月30日,神秘的秦岭院子掀开了一角。

国家级贫困县建豪华高尔夫球场

2013年3月,人民网的记者深入秦岭腹地,将地方国企陕西有色集团在商洛柞水所建的豪华高尔夫球场公之于众。

当年陕西有色在这里炸平了秦岭两个山头,毁林千亩,投资数亿元,打造了一个8洞72杆的高尔夫球场。

同一年,一部叫《院子》的纪录片在央视播出,片子名曰讲述中国传统院落,却用四分之三的篇幅介绍了秦岭脚下西安户县的一个别墅项目——西安院子。

“这座名为西安院子的庭院,虽然被冠以了西安这个都市的名字,但它确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庭院……而依山而建的这座山,就是著名的秦岭山脉。”

以央视团队的纪录片为房地产项目背书,西安院子的开发商陕西嘉猷轩置业公司要比很多一线开发商高明许多。高深玄妙的解说词,一众文化名人论道,看完这部纪录片,你会得出一个结论——要是没有一座院子,不但对不起祖宗还对不起娃。

图片来源:央视纪录片《院子》

“过去世世代代人们都住院子,到今天我们这一代人不能再没有院子,不能让它断了这个根。”

但面对2300万/套的均价,有些根还是要断的,比如柞水的那个高尔夫球场。

2014年,在央视曝光和相关部委的介入下,这家高尔夫球场被关停。此后有媒体曝出其暴力拆除,野蛮毁绿,致使黄沙裸露的消息后就再无下文。

不过,高球场旁那家五星级酒店今天仍然营业如常。

还是在柞水这个国家级贫困县,其实早两年就被曝光过违规建别墅的事。

当时本地媒体、国家级媒体多路记者驱车上百公里,从西安赶到柞水的山沟沟里找别墅,眼前所见让这些从省城或京城来的记者大为吃惊。

“在朱家湾村不到20公里的河道两旁,记者看到,至少有4家开发商在这里搞建设……从外观看,这些项目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建设的大多都是高档别墅。”

这些记者还有一个惊人的发现:一些项目采取旅游度假等变相开发的名义蒙混过关之外,相关部门的默许甚至漠视是一些别墅项目得以大行其道的重要原因。

此后,柞水县政府回应,责令施工单位停工。但大家都知道,这些项目对于一个国家级贫困县意味着什么。

秦岭北麓违建引起重视

柞水县位于秦岭南麓,随着媒体报道的深入,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的问题被再度提起。

那是2012年的8月,新华网以“秦岭北麓41栋违规‘别墅’高调拆除后竟复建”为题进行报道。文章称,秦岭户县段圭峰山下41栋烂尾10年的违规别墅自(2012年)8月7日起被拆除,官方称拆除后将在统一规划下开发利用。但记者调查发现,被拆别墅原址上并不是进行生态复原,而是要建设新“别墅”。之后,时任陕西省长赵正永、副省长祝列克立即作出批示,要求有关部门核查此事。

一年后,秦岭北麓西安段违法乱建别墅情况再次被媒体曝光,引发社会关注和中央、省委重视。随即西安市成立“秦岭北麓违建整治调查小组”,对此整改。

也是在这一年,西安院子的环评报告在西安市政府官网公示,“华府门第”(西安院子)建设项目为政府保留项目,项目由陕西嘉友轩置业有限公司(现更名嘉猷轩)投资3.8亿元建设,共占地约600亩,分两期进行开发,其中Ⅰ期、Ⅱ期各占地300亩。二期土地中150亩为原地质八队旧址,其余150亩为郝家庄集体土地,多为荒地。主要建设高档住宅、酒店和企业会所。

西安院子拆违现场

2014年8月,《西安市秦岭生态环境保护条例》执法检查动员大会通报,当时秦岭北麓西安段共清查违建别墅202栋,处理了28名相关责任人,其余121栋违建别墅也启动了法律程序。

四个月后,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召开《陕西省秦岭生态环境保护条例》专项执法检查动员会。通报称,西安秦岭北麓202栋违建别墅已全部拆除或没收整改,110人被给予党纪政纪处分,90人被给予组织处理。

之后,中央纪委督导之下,又有137名干部被追责,其中3名厅局级干部被立案查处。

但违建依然无法根除。2017年2月至4月,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对陕西开展巡视“回头看”,当年8月,陕西省委的整改情况通报中再次提到了秦岭北麓违建别墅问题。魏民洲或也关涉其中。

别墅比庙难拆

中央重拳整治秦岭北麓违建别墅的消息在7月初就已传来。

彼时,长安、鄠邑、周至等秦岭区域内的所有在建工程全部叫停,准备接受政府核查。

7月25日,西安院子开发商又在项目二期工地的北门和东门贴出停工通知,措辞严厉:凡是不服从公司安排继续施工的单位,公司将对单位及个人进行处罚,并扣除相应的工程款项……

5天后,“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动员部署大会”召开,几乎同一时间,西安院子二期一栋临近环山公路的建筑被拆。

周围村民回忆,当时警察、城管、城建监察、相关领导来了近百人,挖掘机一铲子下去,一个廊柱就倒了。

10公里外,长安区丰裕口的馨蘭湾别墅也迎来了一波拆迁人马,最西边靠近围墙的一栋四层别墅,在两台破碎锤加班加点的轰鸣声中,五天后已经削去了一半。

航拍馨蘭湾拆违

有意思的是,馨蘭湾与西安院子一样,似乎也只有一栋别墅违建,其他别墅安然无恙,小区大门紧锁,似乎无人居住。

与拍纪录片的西安院子不同,网上找不到任何馨蘭湾的资料,只有关于一家名为西安航海实业有限公司的介绍中,提到了这个依山傍水、上风上水的项目。

从馨蘭湾出发,沿关中环线再向东行20多公里就来到了太乙宫的西岔沟,这次拆除违建,这里也有份。不过拆的不是别墅,是庙宇。

村民说,原来老城隍庙的“和尚”想扩大影响,就在旁边又建了一个更大的庙,谁知影响太大,政府采取强制措施拆掉了。

不过,别墅要比庙宇难拆多了,一栋别墅拆了5天还没拆完,庙宇三两天就成了一堆瓦砾。

走访的过程中,眼前的景象常让人觉得魔幻,动辄两三千万的别墅,往往一墙之隔就是村民的老宅,大家都是院子,却是那么不同。


(责任编辑:杜格丽)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