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受制裁油价却下跌 对冲基金梦碎

  11月5日,尽管美国对伊朗石油出口制裁正式生效,全球油价却对此显得“无动于衷”。

  截至5日21时,NYMEX原油期货主力合约报价徘徊在63.37美元/桶附近,盘中一度创下4月中旬以来最低点62.52美元/桶,较一个月创下的年内高点76.90美元/桶跌去了18.2%。

  “这意味着对冲基金借伊朗受制裁题材炒作油价上涨的算盘已彻底破碎。”JBC能源有限公司分析师Eugene Lindell向记者透露。早在9月底,不少对冲基金曾扬言伊朗受制裁效应将令油价重新站上100美元/桶,因此他们不遗余力地炒作推高油价。如今,这些曾经疯狂买涨原油期货的对冲基金却成为沽空油价的急先锋。

  CFTC最新数据显示,截至10月30日当周,以对冲基金为主的资产管理机构持有1.96亿桶NYMEX原油期货净多头头寸,较前一周降低了1001.6万桶;较10月上旬NYMEX原油期货价格创下年内高点期间所创下的3.32亿桶净多头头寸,骤降了逾40%。

  Eugene Lindell直言,对冲基金此次借伊朗受制裁题材炒作油价上涨之所以无功而返,主要受多方面因素影响,一是美国对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印度、希腊、日本、土耳其、意大利、韩国等8个国家或地区给予180天的伊朗原油进口豁免,让一度紧张的原油供需关系得到很大程度缓解;二是近期美股持续动荡导致美国经济衰退担忧升温,加之IMF下调未来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令原油需求随之滑落;三是沙特因记者遇害事件不得不向美国政府“低头”,开足马力增产原油填补原油供应缺口。

  “这导致原油供应紧张市场预期彻底破灭,对冲基金一看炒作油价上涨缺乏题材,只能被迫削减原油多头头寸离场。”他指出。油价的快速大幅回落,同样重创对冲基金围绕油价上涨开展的众多套利策略,比如油价下跌导致通胀压力再度回落,令众多对冲基金不得不紧急削减押注美联储年底加息的利率期货产品“自保”。

  “如今,原油期货反而成为对冲基金眼里的鸡肋,尽管押注油价上涨可能创造可观的套利收益,但没有对冲基金愿意在原油重新供应过剩局面下铤而走险。” Emirates NBD银行大宗商品分析师Edward Bell指出。

  炒作油价上涨“梦碎”

  “如今原油市场交投氛围显得冷清不少。”一位美国大宗商品型对冲基金经理告诉记者。相比10月初对冲基金的原油多头持仓达到3.58亿桶,如今他们的持仓规模仅有2.61亿桶。

  究其原因,对冲基金没想到伊朗受制裁的利好效应如此快地消退。

  “尽管伊朗扬言一旦遭遇美国制裁,就会封锁霍尔木兹海峡将油价炒高至400美元/桶,但几乎没有对冲基金经理会相信这种局面出现。”他透露。原因是多数对冲基金已意识到,伊朗受制裁所造成的原油供应短缺效应没有预期般那么大。

  起初,这些对冲基金之所以敢于炒作伊朗受制裁题材押注油价上涨,是因为中国、印度、日本等原油进口大国或地区可能因伊朗原油出口遭禁,而不得不紧急寻找其他渠道原油进口替代,导致原油价格飙涨。但后来他们发现,美国决定对这些国家和地区给予180天伊朗原油进口豁免,让他们拥有充足时间加大伊朗原油进口量(或寻找其他原油进口渠道)以填补本国原油进口“缺口”,因此油价飙涨景象难以出现。

  此外,沙特因记者遇害事件不得不向美国政府“低头”——从原先采取强硬态度坚决不增产转向开足马力加大产能,也彻底打破了原油供应不足的市场预期。

  “这导致对冲基金只能抛弃炒作原油上涨,转而争相撤离原油多头市场。” Eugene Lindell透露。与此同时,10月以来美股持续动荡导致对冲基金不得不套现已盈利的原油多头头寸筹资,以便补充其他杠杆投资组合的保证金缺口,也间接加剧原油多头抛售量。

  所幸的是,尽管油价遭遇快速大幅回调,多数对冲基金依然收获颇丰,不少事件驱动型对冲基金与大宗商品型对冲基金仅靠过去4个月炒作油价上涨就获得逾8%的年化投资回报。

  但Eugene Lindell透露,由于油价快速回落,对冲基金其他与油价波动相关的投资组合却遭遇不小损失,令他们整体投资回报大打折扣。 “为了挽回败局,如今不少对冲基金转而针对油价低位徘徊,开启了新的套利策略。”他指出。

  新的套利策略

  记者多方了解到,针对油价快速回落,当前多数对冲基金采取的新投资策略主要分成两类,一是加仓新兴市场资产,二是迅速削减对美联储年底加息的押注。

  “其实,对冲基金削减对美联储年底加息的押注,与他们抛售原油多头头寸是同步进行的。”上述美国大宗商品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究其原因,此前他们炒作油价上涨的一大算盘,就是借油价上涨营造通胀压力升温的“景象”,从而提升美联储年底加息的预期,他们再大举买入与美联储年底加息相关的利率期货产品博取可观的套利收益。然而,随着油价回落令通胀压力降温,加之美股持续动荡引发美国经济衰退担忧,这些对冲基金意识到美联储年底加息几率正在下降,因此提前减仓相关利率期货产品“自保”。

  相比而言,加仓新兴市场资产则是过去两周众多对冲基金争相青睐的最新套利策略。

  “经历前一段时间大幅抛售,如今很多新兴市场国家资产估值已被远远低估,随着油价回落让新兴市场国家经常项目账户赤字压力骤降,令经济增长基本面得到改善,因此对冲基金此时抄底新兴市场资产的获利胜算较高,完全可以通过新兴市场国家汇率反弹与资产估值回升获取双重收益。” Edward Bell向记者透露。比如10月前两周巴西雷亚尔兑美元汇率反弹9%,带动巴西咖啡期货与原糖期货分别较年内低点回升30%与37%。

  高盛资管联席首席投资官Sam Finkelstein发布最新报告指出,随着资本重新回流新兴市场资产,此前估值偏低的新兴市场资产正迎来新的反弹机会,现在是低位买入的好机会。

  “不过,很多对冲基金加仓新兴市场资产,仅仅将它视为暂时的避风港,因为相比美股高估值容易泡沫破裂,估值偏低的新兴市场资产更能形成安全垫效应。”这位美国大宗商品型对冲基金经理指出。一旦油价重回进入上涨轨迹令新兴市场国际经常项目账户赤字扩大问题再度发酵,对冲基金很可能迅速变脸,成为沽空新兴市场资产的急先锋。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张玲玲)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