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西南各守一边,双军人的爱情有点远更有点甜

  有人说,军恋很苦,漫长的等待、距离的阻隔,让有情人总是相思不能相见;又有人说,军恋很甜,鸿雁传书、视频连线,奔赴千里只为见你一面。但是,军恋到底是什么样的?或许也只有真正亲历的人才懂得其中的滋味。

  新春佳节临近,西藏军区某旅干事张鹏这几天只要一闲下来,就会和妻子陈燕开启“夫妻连线”。看到的次数多了,记者就好奇地问了几句。没成想,这一问竟问出了一对双军人的爱情婚姻故事。

  生活是最好的编剧,如果不是这次聊天,我是怎么也想不出这样的情节的。

  陈燕是南部战区某边防旅干事,驻地在云南。从云南到西藏,没有直达的火车,走青藏线绕一大圈,最快也得两天;坐飞机倒是只需要4个多小时,可是出了机场折腾到驻地,没有一天也到不了。张鹏说,他们俩在电话里谈得最多的也不过是些家庭琐事,女儿长得怎么样、工作完成得怎么样、年货置办得怎么样,等等。千里相隔,他们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多给彼此一些“家”的感觉。

  


  一家人各守一方,一个驻藏、一个戍滇。“家”这个字眼,对于张鹏和陈燕这对军旅夫妻来讲,可谓亦有亦无,又可谓亦虚亦实。

  有无之源在武汉,虚实之间是边关。2012年秋天,由于训练优异、工作突出,同为大学生士兵的张鹏、陈燕分别从西藏、云南方向双双提干入读在武汉的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经济学院。开学后不久学校举办了军事体育运动会,张鹏武装五公里夺魁,陈燕徒手三千米折桂。领奖台上,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所谓的看对眼大概就是这样了。“当时领奖我们俩都穿着迷彩服,虽然平时大家都这么穿,但那一刻就是觉得她特好看,就是那种浑身都在发光的样子,你明白吗?” 陈燕有没有发光我没看到,但张鹏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里是有光的。

  碍于军校不准谈恋爱的规定,尽管两人心意相通,也还是只能保持纯洁的革命友谊。这样的状态过了半年,直到2013年6月,到了结业分配的日子,虽深知要“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从此天南海北,但同被评为“优秀学员”的张鹏和陈燕还是在临别前倾吐爱慕、互诉衷肠:今生就做一对雪山相隔的“牛郎织女”,祖国西南各守一边。

  有些话说了就是一生,有些承诺一旦许下就该倾其所有去实现。

  


  那之后,张鹏每个月都会给陈燕写一封信,字数在1500字左右,说说工作的烦恼,讲讲未来的憧憬,一直持续了两年,直到2015年二人结婚,终于将信中说的未来变成了现实。

  都说“一个军人半个家,两个军人没有家”,但军旅夫妻总有专属自己的爱情秘籍和情调乐趣。只要工作允许,他俩每年都会选择在同一月份休假共筑爱巢;“劳燕分飞”的日子,夫妻俩则电波传浪漫、书信寄情感,距离没有让他们产生隔阂,反而让他们更加懂得了珍惜和理解彼此的不易。

  由于同处政治工作岗位,又都是所在单位的业务标兵,工作上张鹏和陈燕谁都难服谁,夫妻俩还经常上演幸福的“比”“掐”“怼”。

  一次通话,当得知双方部队都即将组织政治干部业务技能大比武,电话两头的张鹏和陈燕异口同“怼”:比比看,敢不敢?赌注就是“当家权”。“敢!”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张鹏和陈燕熬夜学习、加码训练,生怕在“夫妻PK”中落败进而落下口实。最终,比拼比出进步、较劲较出双赢。比武当天,那边妻子折桂的消息刚传来,这边丈夫夺魁的喜讯已传回。

  “后来这个当家权给了谁呢?”记者略带调侃地问。

  “当然是她啊!”

  赢得了全世界,唯独只愿输给你,这大概是一个男人能给的最大的浪漫。

  2017年7月,原本在云南驻军机关任职的陈燕走到了军旅生涯的“岔路口”。随着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推进,摆在陈燕面前有两个选择:或脱下挚爱军装,或调赴边防一线。到底是“向后转”建设小家,还是“靠边走”戍卫国家?起初,夫妻二人也曾犹豫彷徨,难做取舍。

  “你我心知肚明:选择彼此就是选定分离、选定奉献;忠爱彼此就是忠守信仰、忠守边关……”那天晚上,又是一次通宵的“夫妻连线”,张鹏和陈燕从相识谈到相恋,从小家扯到大家,从婚后回顾婚前。最终,夫妻俩下定决心: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不忘初心,同做祖国戍边人!第二天一大早,陈燕就主动递交了赴边申请,收拾好行囊准备奔赴新的工作岗位。

  


  当年年底,带兵有方、工作突出的张鹏被西藏军区表彰为“践行强军目标优秀基层主官”,所带连队同时被西藏军区表彰为“践行强军目标标兵连队”。在为丈夫高兴喝彩的同时,陈燕也暗自对自己鼓劲:参加巡逻训练、摸排官兵困难、组织工作调研……工作干得颇有声色,被驻地政府授予“三八红旗手”称号。

  聊到最后,记者问张鹏是否后悔当个军人,又是否后悔娶了个军人。张鹏沉默不语,掏出手机拨通了陈燕的电话:给不了你普通妻子的生活,可曾后悔嫁我?陈燕不答反问:给不了你普通丈夫的生活,可曾后悔娶我?一切尽在不言中!双军人的相知相守莫过于此。

  听着张鹏夫妻之间的对话,记者的脑海中浮现出的是舒婷的《致橡树》:

  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我们都互相致意,但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像刀,像剑,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像沉重的叹息,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坚贞就在这里:

  爱——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

  他俩的爱情不就是这首诗最好的注脚吗?军恋不易,双军人的爱情更加艰难,但真正成熟的爱一定是彼此依赖又能互相成全,距离从来都不能隔绝两颗相爱的心。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致敬!

  祝福!


(责任编辑:杜格丽)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