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美9处废墟 把9个故事讲给你听

  许仙和白娘子为何是在“断桥”相遇?断臂的维纳斯为什么仍有“黄金比例”?因为有缺憾的美才更真实,更让人心动,如同水中看月,雾里看花般能留给我们无限的遐想。

  英国 蒙赛尔海堡

  英国泰晤士河畔,错落有致地分布着一座座锈红色的塔楼。它们静默地立于海面之上,已在此守望“日不落帝国 ”七十载的光阴。

  


  这些塔楼叫做蒙赛尔海堡,在二战时期为了抵御炮火侵袭,保卫英国而建立。它既是战场上最坚固的堡垒,可驻扎265名士兵;也是最锋利的武器,曾击落22架敌机,30枚飞行炸弹,甚至还有一艘U型潜艇。

  


  50年代后,曾奋勇抗敌的蒙赛尔海堡退役了。如今,它们依然是泰晤士河畔最忠诚的卫士,任风云变幻,自岿然不动。

  


  苏格兰 爱莲·朵娜城堡

  在层峦叠翠,人烟稀少的苏格兰高地西部,有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岛——朵娜岛。

  


  岛上的爱莲·朵娜城堡是全欧洲最美的城堡之一。你可以沿着连接陆地与城堡的石桥慢悠悠地走一走, 眼前是湖光山色,鼻端有淡淡花香。

  


  如果冬天在外面散步觉得有些凉,不妨坐在城堡的游客中心里,一边捧着暖暖的咖啡,一边透过窗感受爱莲·朵娜城堡重生之后的美。

  


  到了晚上,城堡外的灯光渐次亮起,水天一色,唯有湖中央散发着柔柔的光,那光能照亮湖中城堡的倒影,也能照进你的心底。

  


  纽约 多米诺糖厂

  无论处于什么年纪,我们对甜蜜的东西,总是欲罢不能的。

  从糖果、奶茶再到衣服的颜色,甚至我们会用“甜”去夸一个可爱的人,比如那句土味情话:近朱者赤,近你者甜。

  


  纽约布鲁克林就有一个糖果味的公园,由制糖厂改造而成。这里随处可见奶油黄、薄荷绿、松石蓝这样的糖果色,随时可以听到孩子们的笑声。

  


  这里曾是世界上最大的制糖企业。2004年关闭后,人们不愿曾经带来甜蜜的制糖厂就这样沉寂下去,保留了一些制糖厂遗址的元素,在2018年建成了多米诺公园。

  


  公园里最有趣的是艺术家马克·里格尔曼(Mark Reigelman)设计的甜水游戏场。小朋友们可以化身成甘蔗,钻入管道进入“甘蔗小屋”,再经过传送带,被钢管模样的滑梯弹射出来,体验制糖的全过程。

  


  西班牙 坎弗兰克火车站

  在西班牙与法国的交界处,有一座建于1928年,曾被称为“山中泰坦尼克”的坎弗兰克国际火车站。

  


  整个车站一共有365扇窗户,曾是欧洲最大的火车站,承载着无数人背上行囊去他方追梦的希望。

  


  然而,战争似乎最爱摧毁梦想,殒灭希望。二战时,坎弗兰克火车站被盟国和纳粹同时利用,它既是盟军的联络点和逃生通道,也被纳粹用来运送物资。1970年一次脱轨事故后,彻底沉寂。

  


  这座长达200米的月台, 有着19世纪法国宫廷的韵味。古朴墨绿色门廊的火车站,近些年吸引着无数西班牙人前去参观打卡。

  


  俄罗斯 阿尼瓦灯塔

  一座海上灯塔,它可能为迷途的路人指引过方向,也可能见证过一条伟大航路的开辟。但位于俄罗斯萨哈林州阿尼瓦湾的阿尼瓦灯塔,却没那么幸运。

  


  它生在自己的国土之上,却由当时统治萨哈林州的日本人建立。一出生便远离至亲的它,此后也依然过着苦行僧般的生活——被作为俄罗斯罪犯的流放之地。

  


  这座高31米的阿尼瓦灯塔近30年已被废弃,随着潮起潮落,风起云涌,正慢慢坍塌。

  


  但每到傍晚时分,海鸥会从它身旁飞过,天边鎏金般灿烂的夕阳温和地洒在灯塔上,有一种盛大、决绝又带着希望的美。 那或许是上帝垂怜此地而留下的慈爱眼神,又或许是它曾渴望回到真正的母亲身边时热切的期盼。

  


  希腊 巴特农神庙

  雨果在《 英法联军远征中国给巴特勒上尉的信 》中曾说:“圆明园在幻想艺术中的地位,就如同巴特农神庙在理想艺术中的地位。” 圆明园在每个中国人心里是无比珍贵的存在,同样,位于希腊首都雅典卫城最高处的巴特农神庙在欧洲人心里也是独一无二的珍宝。

  


  泛着白玉光泽的46根大理石石柱,历经千年也光彩依旧。廊柱顶部四面皆雕梁画栋,92幅隔板浮雕虽有残缺,却更有遗憾之美。

  


  帕特农原意为贞女,是雅典娜的别名。庙内还存有一尊高达12米,黄金象牙铸就的雅典娜女神像。女神身披金缕衣,一柄长矛立于肩头,左手执一面盾牌,右手托着胜利之神,宝石镶嵌的眼睛炯炯有神。

  


  来这里打卡,最好的方式是着一袭长裙,站在神庙的四角,待清风刚好吹起你的发丝,掀起你的裙角。

  


  罗马 古罗马斗兽场

  古罗马斗兽场,有圆形剧场式的外观,阶梯式的坐席。现代人眼里残忍的斗兽表演,在当时的他们眼中,只是一场能够满足他们野蛮快感的盛大庆典。

  


  如今,时光早已把这里的血腥气冲刷干净。坐在斗兽场前的阶梯上,摆一个优雅的pose,这里仿佛真成了一个最适合展示自己的剧场。

  


  俄罗斯:米尔内钻石矿

  俄罗斯雅库特区的米尔内市,可能是全世界最悲催、最可怜的城市了。 因为它曾经坐拥世界上最大的露天钻石矿坑——米尔内钻石矿,但开采所得经费几乎全部贡献给了前苏联,现在它仍然是全世界最贫穷的城市之一。

  


  米尔内矿洞像是一个巨大的旋涡,有161层楼那么高,坑顶的气流就如同《西游记》中金角大王、银角大王的葫芦般,能吸入一切事物。曾经就有一架小型飞机从坑洞上空飞过时被吸了进去,之后这里就被划为禁飞区。

  


  其实矿洞有一种别样的美,随四季更迭,会呈现出不同的颜色。

  


  波兰 奥斯维辛集中营

  奥斯维辛集中营承载的,是全世界的人类都不愿回忆,却必须面对的一段惨痛历史。1979年它被联合国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以警示世界“要和平,不要战争”。

  


  棕红色的集中营,仿佛由150多万犹太人的鲜血染成,四周层层密布的电网线把这里和寻常人间彻底隔离。纳粹在此一共建立了三座集中营,奥斯威辛(Auschwitz)、比克瑙(Birkenau)和莫诺维茨(Monowitz)。

  


  1号奥斯维辛营区面积不大,“犯人们”会先被运到这里进行筛选,不合格的直接送入刑场或毒气室。“有价值的犯人”会被编号,分类,清洗,消毒,从此不再作为真正的“人”存在,做一些高强度的工作,直到受尽虐待或体力耗尽而死。

  


  2号比克瑙营区距奥斯维辛营区约3公里左右,有免费巴士每15分钟一班接送游客。《辛德勒的名单》中的铁轨就在比克瑙集中营,如今,经常有前来参观的人在铁轨上摆放一束花。盼望着这花能让活着的人记住生的可贵,能让已经消逝的生命在地下,哪怕汲取到一点点温暖也很好。

  


  电影《美丽人生》中,幽默风趣的犹太青年圭多欺骗一同被关进集中营的儿子乔舒亚,他们只是在玩一场游戏,遵守游戏规则的人就能获得一辆真正的坦克带回家。这个谎言让小乔舒亚无忧无虑地好好长大了。如同这个美丽的谎言般, 如今的集中营外,已绿草茵茵,开着漂亮的小花,美好得不真实。

  


  此情此景,便能让人想起冰心老师《春水》中的那句:“墙角的花! 你孤芳自赏时, 天地便小了”。鲜活的生命,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能让一切废墟,都重新焕发出光彩,无论这里的天地曾经是一片怎样的地狱。

  


  9处废墟,9个故事,送给敬畏生命,热爱世界,肆意生长的你。其实,废墟可以说话。从过去到现在一直未曾黯淡过的风景能让它说话, 愿意记住它曾经或光辉、或惨痛过往的我们能让它说话。


(责任编辑:杜格丽)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