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集团终退市,400亿市值灰飞烟灭!创始人被捕、总部失联、高管跳槽…

  


  暴风集团在A股的寿命才“5年”,最终没有翻盘。

  8月28日,由于持续未披露2019年年报,暴风集团触发退市情形,深交所决定暴风集团股票终止上市。这家曾在40天内创造出36个涨停板“神话”并达到400亿市值的股票,如今只剩下4.88亿。

  生态建设失败、业绩亏损、创始人被捕、总部失联、高管集体离职、员工被遣散、机构陷入诉讼、游资火中取栗爆炒股价……“暴风”后一地鸡毛。

  据了解,自深交所作出暴风集团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后15个交易日届满的次一交易日起,公司股票交易进入退市整理期。这将是股民最后的逃生机会。

  退市落定

  8月28日,深交所公告称,因暴风集团在法定披露期限届满之日起两个月内未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公司股票自7月8日起暂停上市。在被暂停上市后的一个月内仍未能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触及深交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3.4.1条第(九)项规定的股票终止上市情形。深交所决定暴风集团股票终止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暴风集团为创业板公司,但此次退市依据是原来《上市规则》。主要因为6月12日创业板注册制实施后,深交所对创业板退市制度改革给予过渡期安排,其中提到“上市公司未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的,本所按照原《上市规则》对公司股票实施暂停上市、恢复上市或者终止上市。”

  据了解,自深交所作出暴风集团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后15个交易日届满的次一交易日起,公司股票交易进入退市整理期。若暴风集团提出复核申请且深交所上诉复核委员会作出维持终止上市决定,自上诉复核委员会作出该决定后的次一交易日起,公司股票交易进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深交所对暴风集团股票予以摘牌。

  6月仍有游资“刀口舔血”

  这家由中金公司保荐上市的暴风集团,2015年上市当年即股价巅峰。

  


  暴风2007年成立,起初是VIE结构,原计划赴美上市,后来因多方面原因搁浅,同时创始人冯鑫也看到美股低估值的问题,随后主动拆VIE,谋求在创业板上市。

  2015年,作为第一个拆解VIE结构回归A股的互联网公司——暴风集团登陆创业板。正好赶上牛市,同时“互联网+”、暴风魔镜、VR等概念加持下,公司在上市后40天内拉出36个涨停板,一度被市场封为涨停板“神话”, 在2015年5月末股价达到327.01元,涨了40多倍,市值达到400亿元以上,这让不少中概股企业红眼。

  当时,冯鑫向市场打了一剂鸡血:“互联网公司回A股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我给它们的建议是打死都要回来,99%去美国和(中国)香港上市的公司都亏了。”

  从2018年开始,公司业绩出现恶化。暴风集团2018年归母净利润亏损高达10.9亿元,主要原因在于暴风TV的亏损。随后公司业绩持续亏损,根据2019年三季报数据显示,截至9月30日,暴风集团净利润亏损3.86亿。

  


  坊间一直有一种说法:暴风是小乐视,冯鑫是贾跃亭。尽管冯鑫并不认同,但从轨迹来看却有着一定的相似之处。

  暴风致力于做“生态”,向“全球DT大娱乐”战略转型,将VR、体育、电视作为未来的主力方向,并拟通过定向增发等方式收购影视公司稻草熊影业、游戏公司立动科技、游戏发行公司甘普科技的股权和团队,以完成目标生态的搭建。

  在VR及暴风TV上,冯鑫一直未能做起来,受到拖累。很早以前,雷军曾给冯鑫做了三点总结:第一,你找的方向不够大;第二,你得找个人帮你;第三,你对钱认识不深刻。

  辉煌已去。业绩亏损、创始人冯鑫被捕、总部失联、高管跳槽、员工遣散……如今公司市值只剩下4.88亿。

  今年6月,仍有投资者火中取栗,疯狂炒作暴风股票股价。从5月26日到6月4日,暴风集团股价从1.33元迅速涨到2.57元,涨幅高达93%。

  龙虎榜数据显示,5-6月期间,暴风集团登上龙虎榜多达11次。

  


  MPS并购事件影响仍在继续

  MPS并购事件的爆发,将暴风集团与多家机构卷入漩涡。

  2019年7月28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先生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据媒体报道称,被批捕主要涉及暴风集团2016年与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发起收购的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 & Silva Holdings S.A.,冯鑫在此项目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同年9月,暴风集团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据了解,MPS公司创立于2004年,是一家运营分销全球体育赛事版权的公司,由于运营诸多世界顶级体育赛事的版权资源而声名鹊起,光大资本和暴风集团随后联手收购。然而MPS在被收购后很快陷入了严重的经营危机,意甲、英超等赛事的版权相继到期,现金流也出现重大问题。2018年10月MPS被英国法院宣布破产清算,公司资产和收入将用于偿还债权人。

  MPS暴雷直接导致2019年2月浸鑫基金投资期限届满到期时,未能按原计划实现退出,浸鑫基金两位优先级合伙人的利益关联方(招商银行、华瑞银行)由此向光大资本提起民事诉讼。

  根据光大证券8月8日披露的公告显示,上海金融法院判决光大资本向招商银行支付31.16亿元及自2019年5月6日至实际清偿之日的利息损失,并承担部分诉讼费、财产保全费等费用;向华瑞银行支付投资本金4亿元,支付2018年1月1日至实际履行之日投资收益并承担诉讼费、保全费等。总金额合计超过35亿元。目前,两个判决均仍在上诉有效期内。




(责任编辑:张玲玲)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