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企巨头泰禾的财政总管不好干,两任财务总监被批未尽职

  2020年9月4日,深交所公布关于对泰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财务总监王伟华的监管函,以及对泰禾集团及相关当事人给予通报批评处分的决定。这对于深陷退房诉讼纠纷、几百亿元债务未能如期兑付的泰禾集团来说,简直是雪上加霜。

  净利披露存差异,财务总监王伟华获监管函

  


  监管函提到,王伟华自2020年3月20日起担任泰禾集团财务总监。2020年4月30日,泰禾集团披露2019年度主要经营数据,预计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2,732万元,同比下降67.62%。

  6月13日,泰禾集团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2019年经审计净利润为46,644万元,较2019年预计净利润减少36,088万元,差异率为43.62%,较2018年经审计净利润减少20.88亿元,同比下降81.74%。泰禾集团披露的2019年度主要经营数据与实际情况存在较大差异。

  监管函指出,王伟华作为泰禾集团的财务总监,未能恪尽职守、履行诚信勤勉义务,违反了深交所相关规定,并对上述违规行为负有责任。深交所提请王伟华充分重视上述问题,吸取教训,严格遵守相关规定,及时、真实、准确、完整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杜绝此类事件发生。

  泰禾董事长黄其森等人被通报批评

  


  王伟华并非泰禾集团遭到处罚的唯一人士,在发出监管函的同一天,深交所还公布了关于对泰禾集团及相关当事人泰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代)黄其森、时任财务总监姜明群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将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并向社会公开。通报称,泰禾集团未在规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度业绩预告,且披露的2019年度主要经营数据与实际情况存在较大差异。

  上半年亏损15.82亿元,存349亿元巨额债务逾期

  2020年8月15日,泰禾集团发布2020年半年度报告称,上半年实现营收为24.63亿元,同比下降83.02%;实现净亏损为15.82亿元,同比下降201.33%;实现扣非净亏损为10.03亿元,同比下降191.40%。

  


  图片来源:泰禾集团2020年上半年年报

  公司营收从由盈利转为亏损,泰禾的解释是:“主要是受2020年上半年新冠肺炎疫情及公司房地产开发项目结算排期的影响,无集中交付的地产项目,仅有零星项目交付结转收入,造成收入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报告期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82亿元,同比下降201.33%,主要原因为收入大幅下降造成的营业利润大幅减少,同时,2020年上半年投资收益主要由公司持有的合联营企业投资按权益法确认的投资收益产生,金额较小,较2019年同期大幅减少,此外,报告期内公司对已到期尚未还款的借款计提预计负债并支付其他违约金等约7.76亿元,以上因素叠加导致本报告期出现亏损。”

  报告还显示,截至2020年8月15日,公司已到期未归还借款金额为349亿元,尚未支付的利息为43.32亿元。公司因子公司未履行还款义务而被列为被执行人,相关事项可能导致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因消费者信心不足,陷入退房诉讼纠纷

  9月3日,泰禾集团对深圳证券交易所此前发的《半年报问询函》进行回复,其中提到,目前公司仍处于与各方债权人沟通阶段,尚未形成全面债务重组方案。

  在深交所的问询函中提到,泰禾的北京院子二期、杭州院子、廊坊大家商业城、蓝山院子项目在报告期内的预售(销售)金额分别为-1.67亿元、-2892万元、 -391万元和-368万元,需要泰禾说明金额为负的原因。

  泰禾称,上述项目在报告期内存在销售退房,导致金额为负。其中北京院子二期、廊坊大家商业城以前年度未确认收入。北京院子二期和廊坊大家商业城有客户提出退房申请,销售退回直接冲减合同负债。另外,杭州院子退房4套,蓝山院子退房2套。泰禾表示,上述销售退回属于客户个人原因申请退房退款的零星个案,占项目总体销售的比例很低。

  除了退款导致的销售金额为负,深交所还关注到泰禾的诉讼案件大增,于报告期末,泰禾集团及下属子公司涉及的诉讼案件共148起,涉案金额约为13.51亿元,未计提相关预计负债。另据《重大诉讼公告》,截至8月15日,泰禾未披露的其他小额诉讼、仲裁事项增加到260起,涉资约16.39亿元。

  对于诉讼案件大增,泰禾表示,6月底至8月中旬新增的112笔诉讼事项中,有55笔为商品房合同纠纷及物业合同纠纷,涉资约合1.01亿元。商品房购销合同纠纷部分因购房者基于个人原因而产生纠纷,部分因近期泰禾存在大额到期债务未归还的情况而导致的消费者信心不足产生的退房纠纷。泰禾说公司正努力解决债务及现金问题,力求重塑客户信心。公司预计此类诉讼达成和解的可能性较大,预计对公司不会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高层人事变动频繁

  根据天眼查查询,包括董事长兼总经理的黄其森在内,现如今泰禾高管10人。

  今年3月20日,泰禾发布高管变动消息。原财务总监姜明群调任,回到泰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上市公司母公司)负责财务工作。泰禾集团CFO岗位的接任者是王伟华。

  今年5月14日,泰禾集团发布公告称,陈波因工作变动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将在公司继续担任其他非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有媒体统计,在陈波主管人力板块期间,泰禾“总裁团”出走的高管远远超过十位,而后又进行二次补位。到了2019年4月,二把手张晋元也出走了,消息震动了整个地产圈。张晋元在进入泰禾的第一年(2017年)就让北京泰禾以170多亿元的权益销售额排行区域第一,超越首开和老东家万科。

  在管理层格外动荡的 2019 年,泰禾从克而瑞榜单中权益金额的 17 名滑至 40 名,金额蒸发 468.9 亿元,近乎腰斩。

  从行业黑马到“四面楚歌”,仅用了两年

  作为闽系房企的代表,高负债、高杠杆、高担保是泰禾集团一直以来挥之不去的标签,也是发展过程中难以避免的选择。

  凭借大量举债、高价拿地、快速销售冲规模的激进方式,泰禾集团在过去几年间迅速冲到了行业前列,并于2017年跻身千亿阵营,当年销售额是2016年408亿的1.5倍。2017年7月31日,财富中文网发布2017年中国500强排行榜,泰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排名第293位。

  然而,这背后是高额负债和极高的经营风险。

  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7年,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一直为负。2018年,随着房地产调控政策的频繁出台,泰禾集团的激进之路被迫按下了暂停键。2019年上半年,泰禾集团因574亿元短期债务受到深交所问询后,进一步加强了降杠杆的动作。截至2019年底,泰禾集团的有息负债已经降至970亿元,净负债率降至248.31%,进一步改善。

  万科入股成第二大股东,或有望走出困境

  


  7月31日,泰禾集团发布公告称,万科全资子公司拟以约24亿的总对价收购其19.9%的股权。本次交易完成后,万科将成为仅次于持股48.97%的控股股东泰禾投资之后的第二大股东。泰禾投资持股比例下降至29.07%。

  不过,此次股权转让,万科设定了两个先决条件,一是泰禾制定债务重组方案并与债权人达成一致;二是要对泰禾做尽职调查,确保不存在影响拟议交易的重大问题。

  万科方面表示:“这是万科向行业伙伴伸出积极援手的投资行为,我们希望协助泰禾走出困境,逐步恢复其正常经营秩序。但此次股权转让能否最终达成取决于相关先决条件能否满足,仍然存在不确定性。”

  有媒体分析称,万科的入股给债权人等各方传递了积极的信号,有利于之后债权重组的推动,未来泰禾有望走出目前的困境,逐步恢复正常经营秩序。

  资料来源:东方财富网、泰禾集团2020年半年度报告




(责任编辑:张玲玲)
加载更多

媒体矩阵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投稿通道 招聘启事 联系我们 免责条款 人员名录